2012年,教育部举行第三轮学科评估,我校安全科学与工程学科全国排名第一。

其时,安全工程学院建院仅5年,安全科学与工程设立为一级学科不到两年。

现在,包括中国科技大学、中南大学、北京理工大学、重庆大学等在内开设安全工程专业的全日制本科院校已有167所。时隔4年,教育部第四轮学科评估即将开始,我校安全科学与工程还能否继续坐上全国第一的位置?在学校争创“三个世界一流“的道路上,安全工程学院又将走出一条什么样的道路?

为此,记者采访了安全工程学院院长周福宝教授。

 

越是行业的,就越是学科的

记者:请谈谈我校安全科学与工程的历史及特色。

周福宝:安全科学与工程是随着中国社会经济发展而产生并逐步壮大起来的。在农耕社会,谈不上安全科学与工程。后来,随着工业革命的兴起,安全科学与工程才走上历史的舞台。第一次工业革命时期,煤炭是主要能源,煤炭工业举足轻重,但煤矿事故高发,死亡人数之高让人惊心,矿山安全也就成为工业安全的重中之重。

新中国成立之后,我国煤炭工业迅速发展壮大起来,安全科学与工程的地位也随之凸显,而在这个学科发展过程中,我校始终走在前列。1909年建校的时候,我校采矿科设有矿井通风这门课;1952年,全国高校院系大调整时,学校建立了通风安全实验室,很多专家陆续到学校工作;1983年,经当时的煤炭部特批,学校率先设立了矿山通风与安全本科专业,但只是采矿学科里边的一个分支;1994年,矿山通风与安全专业更名,学校第一届安全工程本科专业开始招生。

由于安全科学与工程是随国家工业发展的需求应运而生的,所以它不仅仅体现在煤炭领域和采矿学科,而且是贯穿于各行各业。目前,高校开设的安全工程本科专业,60%以上与某个工业领域紧密相关。随着工业安全地位的提高,2011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明确增设安全科学与工程为一级学科。2012年底,全国高校第三轮学科评估,我们拿了第一,不少人很意外。实际上,这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因为我校依托的煤炭行业对安全工程要求很高,我校几代安全人在这方面做出了突出的成绩。

虽然评估得了第一,但我们还是意识到自身有很多不足。学院很快邀请院士专家召开了学科建设研讨会,主题就是从成绩里面看问题,总结了很多方面,比如学科领域偏窄、专注工程应用、学科间交叉融合不够、科学研究深度不足、缺少重大基础研究项目、国际高水平期刊论文发表少等。我们的共识是,矿大的安全学科必须更加注重基础研究,拓宽学科领域,加强交叉融合,但决离不开行业需求这个根本,否则我们的学科发展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难以继续在国家处于领先地位。

 

越是特色的,就越是学校的

记者:请谈谈最近几年来我校安全科学与工程的发展。

周福宝:安全科学与工程属于新兴交叉学科,相对传统意义上的安全学科是一个大的概念。从这个意义上看,它不仅仅是安全工程学院的学科,更应是归属于全校的学科,可以说是安全工程学院主要推动发展、大家都参与建设。如果把安全科学与工程比作学校学科发展的一个高峰的话,那它必须植根于学校整体学科的高原和学校的发展高地之上,才能借助学校的整体优势放大自己的优势,填补劣势,才能在新的大学格局中占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为此,学院制定了这样一个总体发展思路:以打造具有矿业安全特色的安全学科方向为纲,以提高学科的兼容性和交叉性为线,以全面落实“师资多元化、科研规模化、成果基础化、服务专业化”的“四化”建设为手段,将安全科学与工程学科建设成为有特色、有深度、有广度,在国际上有影响力的优势学科。在这个发展纲领指引下,近年来,学院在周世宁院士、袁亮院士等国内顶级学者的带领下,为建设国际一流的矿业大学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一是按照学校发展整体要求,学院注重不断提升基础研究水平。SCI论文水平是基础研究的一个重要标志,在刚刚过去的一届学院领导班子任期目标任务中,学校要求提高SCI论文发表量,学院的任务是60篇,这在当时看来高不可及。但学院没有退缩,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当时,科研院有博士生SCI论文发表专项,每个学院推荐2、3个人,每人补助一万块钱,我院的博士生积极性很高,学院立即决定自己另配套12个指标,每人也补助一万块钱。后来,这些学生都完成了任务,并带动了后面的同学。四年任期目标中,我们SCI论文数231篇(完成率385%),授权发明专利159件(完成率395%),人均SCI论文数全校第一,人均发明专利数全校第一。

二是学院着力打造大安全的概念,科研平台面对全校开放。例如,安全科学与工程学科在申请江苏省优势学科II期项目时,邀请管理学院安全管理方向参与进来,在江苏省优势学科中获得了400万经费支持。我们还鼓励其他专业的博士后进入安全科学与工程博士后流动站,每人补助2万元,很快吸引了多个优秀青年教师,他们有地质资源与地质工程、工程热物理、计算机科学与工程、数学、材料科学与工程等专业的。这样做推动了学科的交叉互动,出了很多基础研究成果。

三是学院注意学缘结构改善,引进人才坚持学科交叉的原则。过去大家一般喜欢自己的研究生留校工作,原因是这些学生熟悉现场,做起项目来得心应手,但他们在基础研究如发表SCI论文方面有所欠缺。我们从2012年起引进的师资严格坚持“3×1/3原则”,即本校毕业的不超过三分之一,海外的包括联合培养的三分之一以上,985重点大学三分之一以上。学院引进的青年教师有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等工程热物理、无机化学、流体力学、工程力学专业的毕业生。这些新鲜血液的注入确实对我们在基础研究方面起到激励作用,同时促进了我校与这些高校的联系交流。

 

越是学校的,就越是国家的

记者:请谈谈我校安全科学与工程未来的发展方向。

周福宝:大学的发展应该与国家经济建设和工业社会发展密切相关,学科建设也必须着眼于国家重大需求,服务于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我校安全工程一直在全国范围内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

我校是工科为主的学校,办学理念是“学而优则用,学而优则创”,科学研究是基础,但应用创新能力是我们的特长,培养一流的采矿工程师是我们的看家法宝。我校安全科学与工程学科能在全国立住脚,主要依赖于我们工程实践能力,也就是现场解决问题的能力。

在国家层面,学院不乏大的平台或成果。例如,学校和淮南矿业集团共建煤矿瓦斯治理国家工程研究中心,我校作为第一单位承担了国家重大科研仪器研制项目“用于揭示煤与瓦斯突出机理与规律的模拟试验仪器”、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973计划)——“单一低透煤层增透机制和有效抽采技术原理”。学院还组建了国家级安全生产检测检验中心(国家甲级资质)。

学院注重在全国范围内安全行业的发声。20多年前,我校就牵头发起了一个全国安全工程专业联会,有100多个学校参加,每年都召开年会。我校还牵头组建了一个江苏省安全专业联盟,带动江苏省12所兄弟院校共同发展。我们还承办了2013年全国煤矿瓦斯防治研讨会。

当然,我校安全科学与工程学科发展不仅局限于全国煤炭行业,正在突破传统,不断拓展。例如,在消防安全上,与校外公司合作建立了无人机消防救援技术研究中心;推动安全生产大数据建设,贵州六盘水市的安全监控数据全部都调到了徐州;学院还参与了一些地铁通风工程的设计、职业病防治等项目建设。

 

越是国家的,就越是世界的

记者:怎么看待安全科学与工程学科在争创“三个世界一流”中的地位?

周福宝:学校提出了“三个世界一流”的目标,这是压力,也是动力。

中国正从大国向强国转变,中国排名第一的学科安全科学与工程必须走向世界一流,这是国家交付的重任。但世界一流不是自话自说,也不能简单地把独特性说成先进性,要放在世界大舞台上,依照世界标准进行评判。

纵观世界各国煤炭工业发展历史,基本可以得出我国煤炭行业的发展趋势;分析世界很多著名矿业院校发展的轨迹,大致可以判断出我校未来的发展走向。顺应国家发展与世界潮流,安全学院需要积极参与到国际舞台中去,不断加强科学研究,弥补基础研究不足的短板,争创世界一流学科。

事实上,安全学院非常注重引进来,积极务实地开展与国外大学的合作,经常邀请国际知名学者进行短期讲学,并指导研究生论文写作,启发科学研究思路。比如,学院跟“千人计划”入选者、中国科学院武汉岩土力学所研究员刘继山进行了非常好的合作。他把自己美国宾州州立大学的导师Derek Elsworth教授邀请过来,聘为我们的兼职教授。Derek Elsworth教授2015年当选为美国工程院院士。现在,只要Derek Elsworth教授到国内来,学院就一定邀请他来校一周。除了举办讲座,学院会把所有博士生写的文章翻译成英文PPT进行汇报,让他点评指导。鉴于华裔便于沟通,学院从实际出发,非常注重发挥华裔的作用,邀请了《Journal of Natural gas Science and engineering》(SCI源刊)杂志副主编潘哲君、美国德克萨斯农工大学副教授胡钦红、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大学工学院院长陈衍昌等来学院深层次交流与合作。

另一方面,学院积极采取走出去的战略,鼓励年轻教师出国深造,学生出国留学。我个人的成长经历让我深知出国锻炼的重要性,这种锻炼能让你触摸到自己从事行业的世界发展水平,开阔了眼界。当然也会遇到挫折,但是某种意义上说,挫折能让我们成长。2012年以后,学院就组织队伍,去美国、澳大利亚、德国等地考察、招聘。我们带队出去有规矩,主要成员以年轻教师为主。这些出去的年轻人回来后受到很大激励,不少被破格提升为教授,2013年学院4名青年教师破格晋升教授,1名破格晋升副教授。

 

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面向未来,周福宝院长表示,我们这一代人定将不辜负时代的重托,肩负起我们应负的责任,不断提升学科实力,并向着国际一流的高峰攀登,为使学校真正成为世界一流的矿业大学不懈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