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我们正在建设世界一流大学,而判断一所大学一流与否的最重要标准,就是看它培养出来的学生是不是一流。为此,学校在综合改革以及“十三五”规划中,都提及要“培养世界一流人才”。那么,何谓世界一流人才?如何培养?记者前不久采访了我校教务部部长屠世浩。


 

培养一流学生是立校之本

记者:您怎么看待培养世界一流人才这个目标?

屠世浩:国家提出的是“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方案,学校提出的是“建设世界一流学科、汇聚世界一流学者、培养世界一流人才”,尽管具体提法不一样,但总体内涵是一样的,都意味着要冲刺国际前列,打造顶尖学府。

本科生培养是世界一流大学普遍最为重视的,培养世界一流人才,主要针对本科生,这是一所有名望大学的立校之本。

这对我校是个挑战,很多人不太理解,我们学生考进来时分数并非一流,怎样在走出校门时实现一流呢?这需要我校做更多的培养工作。实际上,我校提出的是在全面提高培养质量的基础上,部分学生在创新创业和管理领域具有国际竞争能力,成为未来国际上的行业领袖人才和学术领军人才。这个具体目标经过努力应该可以达到。

什么是一流人才?不同角度有不同的理解,有的认为专业学得越多越好,有的认为具备的能力越多越好,有的认为要学习优秀。为此,我们应该好好思考,弄清楚这个问题。

我非常赞同曾任康奈大学校长的杰弗里·雷蒙先生提出的“一流人才”的十要素。他认为,一流人才应该具备十要素:1、具备扎实的专业知识,对某一学科有深入的了解;2、掌握数学分析能力,这是当今必不可少的一项技能;3、多语言能力,这是国际型人才的基本要素之一;4、专注力,可以把注意力集中在一本书上或研究项目上;5、文化有效性,在与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合作时,可以取得最有效的进展;6、逻辑能力,能够批判性地看待自己和别人的想法;7、好奇心,对于新的事物有体验和理解的渴望;8、移情力,能够体会他人的感受,理解别人的想法;9、综合能力,能够同时接受两种相对的意见,而不是急于判定孰对孰错;10、创造力,不局限于仅仅是模仿他人,而是要能够加入自己的思想。


 

培养一流学生要厚积薄发

记者:请您谈谈学校培养世界一流人才面临的形势?

屠世浩: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学生培养特别是本科生的培养周期长、见效慢,学生的培养质量如何,往往要到几十年以后才能真正看出。所以,这是一个厚积薄发的过程。

我校在培养世界一流人才方面有着很好的基础。学校一直非常重视本科教学工作,传统学风较好,硬件设施较好,周边环境单纯。尤其是学校出台了《加强内涵建设提高本科教育教学质量的实施意见》(简称本科教育十六条),并督查逐条落实。不断加强内涵建设,本科教学水平得以保持和提升。

例如,明确了本科教学的主体责任,制订了教师评聘考核办法,引导教师积极投身本科教学;学校在教师的评聘考核制度中加入了本科教学的任务,引导教师投身本科教学。在职称评审中,教学效果实行一票否决制。对于教学型的教师则要求连续几年教学效果优秀。学校设置教学贡献奖、百佳教师、高水平教学成果等奖励,建立了教师任课情况公示制度,坚持和完善学生评教和反馈机制。

学校加大了本科教育教学的投入。如加大实践教学投入,本科生实习经费每年投入2400万元,解决了实习经费短缺的棘手问题。学校每年按100元/生的额度投入创新创业教育经费,鼓励学生参与科研训练、做实验、搞创新研究。推进国际教育交流,提高大学生的国际视野,每年投入专项经费支助不低于200名学生出国访学,每年高薪聘请外国教授英语讲授专业课。

学校引进大量青年教师,同时主动减少招生规模,降低生师比,鼓励小班授课。落实专业结构优化目标,切实提高本科专业质量。通过专业评估和认证,对本科专业设置总量进行控制。对于生师比高、学科水平低、学生满意度低、社会需求不足的专业,调减招生计划或停办。

当然,培养世界一流人才的道路上也是荆棘密布。

一是学校一定程度上存在重科研、轻教学的风气,优质资源在教学中得不到保证。这在全国也是如此。例如国家在评定各种人才时,常常优先考虑有无国家级科研奖励和项目,而非课程讲得如何、培养人才方面做出了哪些贡献等。在这种大环境中,学校必受影响。有些老师觉得上课累,没有可定量、显示度高的成就,不愿意多上课、在上好课上下功夫,而只愿意搞科研。“老师是第一身份、人才培养是第一要务、上好课是第一责任”没有深入到每位教师心中。

二是生源质量有待提升。学校尽管在招生工作中采取了多种措施,生源质量有所提升,但仍不算理想。学校矿业主体的背景艰苦且就业于偏远地区,学校地处非省会城市,很难吸引大城市、发达省份的优秀学生前来报考,所以生源大多来自农村、贫困地区、边远的西部。这些学生具备吃苦耐劳、坚韧不拔的优点,但同时视野不够开阔、外语基础较差。另外,学校地处徐州,学生们见世面的机会不如地处北京、南京等大城市,视野拓展困难。

三是师资力量短缺。尽管学校近年来补充了很多教师,但总体师资力量依旧比较短缺,生师比偏高,离一流大学要求还有一段距离。另外,有些专业教师缺乏深厚的理论底蕴,教学投入精力不足,上课时常常照本宣科念ppt。


 

培养一流学生配有“三个一流”举措

记者:请谈谈围绕“培养世界一流人才”目标,学校将采取什么措施?

屠世浩:“培养世界一流人才”需要学院和各部门的通力合作。“十三五”期间,学校将围绕培养世界一流人才,不断完善人才培养体系,着力从以下方面采取措施:

一是一流的师资队伍。正所谓“名师出高徒”,一流的师资是培养一流人才的最重要保障。围绕一流师资,要发挥教师发展中心的作用,提高教师的教学能力。例如定期邀请国家教学名师来校开展示范授课,选派青年教师到国内外著名高校进修,着力提高教学水平;对新教师教学工作严把准入关,新教师要从课件制作、板书、语言表达等多关口考核和过关,提高新教师的教学水平。一流的师资,不仅包括现有师资,还包括借用网络师资力量,如在线教学、慕课、微课、翻转课堂等。有些通用课程就用国内、国际名师的在线讲课,我们老师可以作辅导,充分利用国内外优质教学资源为我所用。

二是一流的培养计划。与国内外著名高校进行对标,参考他们相应专业,确定开设什么课程,讲授什么内容,而非闭门造车、因人设课。学校将引进国外通用教材。学校前期花费了大量精力,就2016版培养计划进行国内外调研、多层次的研讨,6月份即将发布。新版培养计划中有很多亮点,例如开展分层次人才培养,除了拔尖人才计划、卓越工程师计划、品牌特色专业计划、重点学科专业培养计划、国际化培养计划等。目标课程改革以通过率或达标率作为考核和工作量计发的指标,改革英语考核方式,制定TOEFL、IELTS、GRE等社会考试与校内英语课程成绩的认可方案,允许达到规定成绩的学生免修英语课程;体育课方面要求学生在体能达标的基本基础上,掌握两项技能,如游泳、篮球、瑜伽等。此外,学校还执行优秀本科生国内外的访学计划,鼓励优秀学生到国内外著名高校跟堂学习获得学分。

三是一流的教风和学风。学校将进一步改进学生评教、评学、评课等制度。例如,在鼓励教师多元化的发展的同时也注意评教方法的多元化,若教师讲得不理想,则考虑少让他上课或者换课。推行考试制度改革,去年我们率先在《高等数学》尝试了新的考教分离方式,引入国内同层次学校的《高等数学》考试题目,统一批试卷,分学院、分班级、分老师考察不同教师的教学效果、不同学生的学习效果,找出学习效果不好问题出在哪里,对任课教师、所在学院管理部门和班级有了很大的促进。对课程的价值进行评价,若学生在评课过程中普遍反映该课程没有价值,那么在下一次培养计划修订中就应将这门课删掉。

教学工作的成效不能立竿见影。培养的人才是否是一流,还需要历经数十年时间的洗礼和见证。所以围绕培养一流人才,学校要立足长远,着眼发展,以战略的眼光做好人才培养教育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