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两次入选爱思唯尔能源领域中国高被引学者榜单,国际能源化工界著名期刊《Fuel Processing Technology》副主编,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专家、煤炭工业技术创新优秀人才、全国化工优秀科技工作者、卢嘉锡优秀导师奖获得者……

太多太多的身份和荣誉,是魏贤勇积攒的令他人难以望其项背的学术里程。

对于这些,魏贤勇显得风轻云淡,依旧孜孜不倦地投入到科研事业中。他说,“潜心研究就是我人生的主题。”


 

胸怀赤子之心,留日学成归来

魏贤勇长期从事以煤为主的重质碳资源高效利用的基础研究与技术开发。之所以选择这个研究方向,是因为他认为“煤作为主要能源利用”不可取,对于中国的危害非常大。

魏贤勇无比沉痛地指出,煤炭是宝贵的化石资源,中国采煤和烧煤的代价太大了。中国每年因各种井下事故死亡矿工已是司空见惯的事情,而矿工的死亡对家庭造成巨大的伤害。无节制采煤形成了大量的塌陷区加剧了我国土地资源的紧缺,形成的酸性矿井水严重污染了地下水源,燃煤产生的大量有害物质对环境造成的破坏更是不可估量。

那么煤应该如何利用?魏贤勇认为,应该作为获取高附加值的化学品和高性能炭材料的原料利用。他详细解释道,由煤可以得到的一些缩合芳烃纯品1克售价就可以高达上万元甚至更高,而1吨煤的价格仅仅是几百元钱而已。这个差距可能是上万甚至几亿倍。我国一直强调经济结构的转型,在煤炭利用方面也亟需转型。着力开发精细煤化工技术进而形成精细煤化工的产业链可以起到示范作用,带动我国的经济结构转型。

为了更好地开展研究,1986年初,受中国矿业大学的派遣,魏贤勇来到位于日本仙台市的东北大学非水溶液化学研究所进修,师从饭野雅教授研究煤的溶剂萃取。在日本,这是一家从事煤化学研究的权威学术机构,良好的学习环境,为魏贤勇营造了一个难得的学习与研究的氛围。

进修结束后,魏贤勇以优异的成绩通过东京大学大学院(即研究生院)的外国留学生入学特别考试,师从神谷佳男教授和二木锐雄教授连续攻读硕士和博士学位,研究煤相关模型化合物的反应。东京大学是一所享誉世界的著名学府,有着严格的学术传统和学术规章。按惯例,博士研究生毕业答辩前必须有3篇本人作为第一作者的论文发表在国际学术刊物上。这样,不仅留学生,就是日本学生也常因之不得不延期毕业,而魏贤勇毕业前在国际学术刊物上发表了7篇具有较高学术价值的论文。

学业一结束,魏贤勇放弃了在日本工作的机会,带着用多年来节衣缩食省下来的外汇购置的科研资料及设备,与妻子一道如期踏上了回国的航程。

后来,每当魏贤勇谈及回国的感受时,他总是充满深情的说:“国外虽好,但毕竟是他乡,心里总有悬空之感。只有扎根于故乡的沃土,才觉得踏实。”


 

学术思想超前,引领研究潮流

回国后的魏贤勇一直淡泊名利、潜心治学,不停地钻研他所热爱的科学事业,以卓越的学术成果,在重质碳资源的高效利用,特别是煤转化的基础研究方面为我国的煤化工事业作出了突出贡献。

魏贤勇通过大量细致和系统的研究,构建了分子煤化学的理论体系,前瞻性地提出应该摒弃传统的煤化工、大力限制所谓的现代煤化工和着力发展精细煤化工的理念,引导着未来煤转化的发展方向。

在矿大,魏贤勇白手起家逐步建设了煤转化基础研究实验室和重质碳资源高效利用创新团队。通过大量深入细致的研究,创造性地提出了旨在从分子水平上揭示煤中有机质组成结构的可分离和非破坏性或选择破坏性的研究方法;发现煤的有机质中存在缠绕作用、p-p相互作用、弱氢键作用、强氢键作用、氢键/p-p复合的作用和不同类型的桥键,形成了定向解离这些键合作用的科学方法,构建了分子煤化学的理论体系。

传统的煤化学理论存在诸多错误观点,包括“热解是煤转化的前提”、“诸如四氢萘等供氢溶剂促进煤液化反应”、“磁磺铁矿是活性的催化剂”和“煤液化残渣是未反应的煤与催化剂的混合物”,这些观点至今仍然被奉若神明。魏贤勇与其带领的团队通过大量的研究推翻了这些传统观点。

传统的煤转化技术和所谓的现代煤化工都存在投资和运行成本高、转化条件苛刻、污染严重和产品附加值低等诸多问题,因而我国的煤化工产业几乎全面亏损。魏贤勇带领的团队近年来还致力于开发高活性的催化剂,可望通过温和条件下的催化加氢裂解和加氢定向转化煤中有机质为高附加值的有机化学品、高性能的炭材料和高密度的液体燃料。变“乌金”为真金是魏贤勇的奋斗目标。

“我觉得做过细的工作,需要参考别人的工作,但不能全面地接受别人的观点,一定要用批判的眼光看问题。根据实验和理论分析发现学术界的误区,再通过大量精心设计的实验和缜密的理论分析获得重要的科学发现,不断推陈出新是科学研究的重要过程”,魏贤勇总结道。

刚开始,学术界对魏贤勇的研究成果并不认可,但他将名利置身事外,坚定方向,仍然埋头于重质碳资源高效利用的基础研究和技术开发,且越做越有劲,课题越做越多。

对于研究前景,魏贤勇无比坚定地说,“从分子水平上了解煤的组成结构既是煤化学的关键科学问题,也是世界性的难题。目前我们在相关研究方面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在国内外同类研究中处于领先地位。在这个基础上,我们知道怎样将煤中有机质大分子定向地转化为高附加值的有机化学品。我相信我们的工作将引领煤定向转化的研究和技术开发。”

对于目前的高被引现状,魏贤勇表示很不满足。他说,我们不愿意盲目追踪热点研究,由于不是热点研究,现在的引用率还不够多。尽管我们的研究是冷门,但是我们的研究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应用前景,今后受到的关注会越来越多。


 

团队氛围浓郁,教师以身作则

有道是:“队伍是基础,人才是关键”,“人心齐,泰山移”。这些话放在科研工作中也非常有道理。一个友爱互助和勤勉向上的团队必然能够获得更高的成就。

魏贤勇带领的课题组近年来参与多个国家重大项目的研究工作,这些项目都由多个课题组共同承担。项目结题时,魏贤勇带领的课题组发表的SCI源论文数远多于其他课题组发表的SCI源论文数之和。

魏贤勇带领的课题组2013年以来年均发表SCI源期刊论文接近40篇,其中魏贤勇作为通讯作者年均发表SCI源期刊论文17篇,雄踞矿大SCI源期刊论文个人发表量前列。

如此高产的奥秘是什么?魏贤勇解释道,除了研究基础好和创新性强之外,更主要的原因在于精力投入多。

生活越是简单,心灵越是专注。删繁就简的魏贤勇,专注于自己的研究事业,牺牲了诸多业余爱好。他从不讲究吃和穿,衣服常常都是洗得发白,忙起来更是废寝忘食。

尽管目前魏贤勇的研究成果斐然,但是他依旧几十年如一日孜孜不倦地开展研究工作。他说,“看到宝贵的煤炭资源被滥用心急如焚,潜心研究就是我人生的主题。我每天都很忙碌很充实,我将全部精力都奉献给了教学、科学研究和技术开发,但是我依旧总觉得时间远不够用。”

魏贤勇先后主持完成国家和省部级项目20余项,其中包括国家863计划课题、国家973计划课题、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和面上项目等;合作出版专著3部,获得授权国家发明专利16件;在SCI源期刊发表学术论文300余篇,有关论著被他引3900余次,其中被SCI收录的文献他引1500余次。

魏贤勇先后被评为江苏省优秀科技工作者、煤炭系统专业技术拔尖人才、江苏省优秀研究生导师、煤炭工业技术创新优秀人才和全国化工优秀科技工作者;获“江苏青年科学家奖”提名奖和卢嘉锡优秀导师奖;入选煤炭系统普通高校跨世纪学术带头人培养计划、江苏省333工程和江苏省“六大人才高峰”,获批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在他身体力行的影响下,课题组研究氛围浓厚,无论是教师还是学生都非常勤奋刻苦,并形成习惯。

课题组教师樊星说,“我们课题组学术氛围很好。魏老师常常在凌晨还在给我们发邮件指导学术,我们作为青年教师需要向他学习,更需要努力。”

对于该课题组的学生而言,每年发表SCI论文成为他们最基本的要求,学生内部形成一股比学赶帮超的氛围。

每年评定国家奖学金时,化学化工方向的国家奖学金,至少一半以上甚至全部都会被该课题组的学生毫无悬念地收入囊中。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提名论文、江苏省优秀博士学位论文、江苏省优秀硕士学位论文、江苏省普通高等学校本专科优秀设计(论文)一等奖……对于该课题组的学生而言,也成为司空见惯的事情。

为了保证论文的质量,魏贤勇要求学生做实验精益求精,写论文精雕细琢,在修改论文方面投入了大量的精力。

该课题组在魏贤勇的带领下,始终处于这样一个循环:精心设计实验路线—发现新的实验现象—通过做实验和理论分析验证—撰写论文,不断地向前推。截至目前,2016年已经见刊的SCI论文就有19篇。


 

争创“三个一流”,着重内涵建设

魏贤勇自毕业来矿大工作已33年,作为芸芸“矿大人”中普通的一份子,他对学校这片热土有着深深的眷念和热爱。面对在创建世界一流大学的过程中,学校进入ESI前1%仅2个学科,排名有所下滑等现象,魏贤勇对于学校的未来发展十分担忧,亦感到责任重大。

魏贤勇介绍,进入ESI前1%的学科属于国际一流学科,ESI评价指标是基于对相关学科SCI源论文及其引用的统计,反映基础研究水平,具有较强的科学性,在国际学术界被认可。大学要国际化发展,必须重视该评价指标。

为完成学校综合改革方案中提出的创建ESI一流学科任务,学校出台了《创建ESI一流学科资源优化配置办法》,如对ESI前1%贴近度达到60%的学科启动创建工作,每个创建一流学科首批启动经费1000万元。

魏贤勇认为,这是拍手称快的好举措,但是在具体分配时,还需要注意合理化,应该重点支持对创建ESI一流学科贡献大的学科带头人和团队,由学科带头人引领团队的发展,通过团队的示范作用推动学科的发展。

魏贤勇举例说,课题组对于矿大工程学贡献率高达18%,对于化学学科贡献率高达一半,对于化工学科更是2/3以上,然而在这次化学学科资源分配中获得的支持却非常有限,实验室想发展却受限于购置高端仪器设备的资金和实验场地。

围绕“汇聚世界一流学者”,魏贤勇认为,我校高薪引进和聘用的部分“人才”远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一些具有“千人计划”、“双创人才”、“青年千人计划”和“江苏省特聘教授”称号的人才在学术上的作用还需进一步挖掘。另一方面要加大对校内优秀青年教师的培养。

魏贤勇无比惋惜地指出,虽然近些年来学校引进了很多青年教师,但是整体研究水平与全国其他诸多高校相比差距甚大。部分青年教师受到的物质诱惑比较多,有些青年教师为了赚钱,甚至大量承担了三本院校的课程教学,无法潜心学术研究,对于他们的今后发展很不利,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学校的发展。

魏贤勇说,现在的青年教师虽然压力很大,但还是非常幸运,一来学校就有启动经费和校基金等,科学技术研究院也提供了很多平台。现在最怕的就是有些青年教师获得了诸多资助却无法完成研究任务。学校应强化对项目立项的约束机制。

魏贤勇还提出,青年教师发展,目标方向很关键。要想在学术研究上有所发展,靠单打独斗很困难,需要依托合适的团队,但也不能光想着“沾光”和“抱大树”。对于青年教师出国深造也需辩证看待,不应仅为了应付职称评定出国“镀金”。

围绕“培养世界一流人才”,魏贤勇认为,应该坚持特色办学,将教学与科学研究和技术开发密切结合起来,寓教于研;应该选拔一批优秀的本科生尽早加入团队开展研究工作,通过研究了解所学课程的重要性,变被动学习为主动学习,并通过这些优秀本科生的示范作用带动其他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