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荣我荣,综改事关学校未来发展

记者:作为青年教师,如何理解学校综合改革及其面临的形势?

雷少刚:对于学校的综合改革,是从参加学校教代会开始认识学习的,现在有了个大概的了解。

当前,国家作出了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战略决策,并且围绕该目标不断深化教育体制改革。在教育资源分配上,国家也不再按照“985工程”、“211工程”进行,而将参照学校绩效评价,其中一个很重要的指标就是学校进入ESI前1%的学科数。这对学校发展来说是一次新的机遇,更是一个大的挑战。事实上,学校的发展和我们每个人密切相关,学校如若不能以学科发展实力赢得国家教育的更多投入,必将影响到每一位教师的科研与教学条件,及至生活质量的改善。

 

作为我国矿业类高校的龙头,我们学校为行业发展作出了很大的贡献,也在行业内有很好的口碑,每年的国家三大奖排名也非常靠前,我们一直引以为豪。然而,目前我校仅有工程学1个学科领域进入ESI前1%,学校排名位列全球第1181位、全国第89位、江苏省第17位。加之煤炭行业不景气,学生生源质量提升并不理想,优秀学生大多保送到校外;学术氛围不浓,学校排名有下滑趋势……面对当前形势,作为青年教师,我们对自己、对学校的未来既十分担忧,又感到责任重大,创建世界一流大学是每个矿大人的梦。


 

走出禁锢,不断拓展学科发展领域

记者:请结合专业,谈谈对创建特色鲜明、国际一流大学目标的看法。

雷少刚:创建国际一流大学有一个很重要的指标就是ESI学科排名,它是国际一流学科的通用评价标准。进入ESI前1%的学科属于国际一流学科,进入前1‰的学科为国际领先学科。ESI评价指标集中在对SCI论文的统计上,具体包括引文排位、高被引论文、引文分析和评论报道四部分。这是西方的规则和标准,具有较强的科学性,既然大学要国际化发展,就必然要遵守这一国际通用规则。

从工科专业角度来看,我校的一些老师研究做得很不错,在国内一流期刊上发表了大量文章,好些文章水平不低于国外某些SCI期刊。在国家科学技术奖三大奖方面,我校一直成果斐然。然而相关成果的SCI的发表数量及他引频数并不理想,这是有客观原因的。目前全世界搞煤矿开采的国家越来越少了,现在几乎就剩下德国、美国、澳大利亚、波兰、印度等少数国家,其中德国2018年前将关闭境内所有煤矿,美国国内也遭遇越来越多的煤炭抵制者的声讨,开始重视新能源的开发。因此,要想引起世界范围内广泛的学术关注,发表高被引文章还需要提炼共性前沿科学问题、拓展本学科研究领域。

以我个人而言,我的研究方向是地质环境监测、资源环境遥感、土地复垦等。我曾根据西部矿区做的科研项目,撰写了一篇有关西部煤炭开采的环境演变规律问题的文章,并投到一个SCI期刊。然而,有一个审稿人对该文章提出质疑说,“这种类型采矿环境问题在世界其他地方存在吗?有普遍性吗?能引起全世界的关注吗?”这条意见让我很是无奈,发表高质量的SCI论文对于某些传统学科或区域性问题还是有些难度的。这需要我们在保持自己特色的同时,转换视角,走出禁锢,向基础科学交叉拓展。

 

直面问题,努力提升学术研究水平

记者:结合实际,谈谈我校SCI论文发表情况。

雷少刚:近些年来,学校逐渐重视SCI论文,在职称评定、学科评估、毕业考核等指标体系中都有很强的导向性,广大师生也都意识到SCI论文的重要性。这几年我校SCI论文发表情况明显好转,尤其是近些年学校引进不少优秀的青年学者,他们逐渐成为学校发表SCI论文的新生力量。目前学校SCI论文发表呈持续增长趋势,2014年全校共发表SCI/SSCI刊源论文800余篇。但相较于专任教师以及学生总量、国内一流大学的SCI论文总量,我们仍显得远远不足。抛开行业因素,我个人认为其原因也是多重的。

首先,学术研究氛围不够浓厚。大学应该是原始创新的发源地,而一些年轻教师要承担繁重的教学工作量,为申报基金要准备本子,还要参加各种事务性会议,有限的精力被分散,真正能静下来潜心科研的时间并不多,并且零碎。网络上戏称此类群体为“学术民工”。为生计谋的“民工”如何变成学术大师?我曾到德国亚琛工业大学访问,深入接触了该校研究开采沉陷的课题组组长,他担任国际矿山测量协会主席。为了让我了解他的课题组研究情况,他给我了7篇文章,是从2005年到2011年每年在国际矿山测量大会发表的会议论文(不被SCI检索)。后来,我也专门检索了下他们课题组发表的论文,数量确实并不多,但从所发表的文章质量上能明显感觉到他们长期的积累。他们更加注重为世界各地矿山企业解决实际问题,因此,在国际上具有广泛的知名度和影响力。我认为这种影响力比发表一些高引的综述性SCI文章(一般这类文章的引用率较高)更实际。因此,创造条件使教师潜心科研,加大原始创新力度,注重日常学术积累,是提升学校SCI论文发表数量质量的有效措施。

其次,生源质量提升有待加强。作为一线教师,我有着切身感受,这或许与现在高中培养模式发生变化有关。我校本科生基础尚可,但一些研究生学术思维养成不佳,博士生整体质量也令人堪忧。今年我校博士生政策有所调整,实施博士生招生“申请-审核”制,符合一定条件即可申报免试,门槛标准已经很低。然而,据我了解,符合审核制条件的博士生并不多。在这种情况下,博士生们在3年时间发表出高质量的SCI论文,是很大的挑战,依靠他们完成ESI指标的40%,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据了解,浙江大学的很多导师在大学二年级就开始招收优秀本科生参与科研项目,不少学生本硕博连读,8年左右长期探索积累,每个学生能发表不少SCI论文,这种培养模式我们可以参考借鉴。当然,我们学校也有一些导师指导学生做得不错,例如环测学院特聘的长江学者史文中教授指导的一名博士生,硕博期间共发表了6篇SCI。总的来说,学校生源质量提升必定能为学校SCI论文的发表提供充足的后备力量。

现在青年教师在教师队伍中比例越来越大,也是SCI论文发表的主力军。他们大多在30-40岁左右,上有老,下有小,还需要相对稳定的生活条件才能安心治业。事实上,学校每年都花费大量精力对外招聘优秀人才,但受学校地理位置、综合发展实力等因素的制约,一流人才的引进任务艰巨。从做学术的角度来讲,其实徐州真是一个适宜之地:没有大城市的喧嚣、高房价、交通堵塞……这些都是我们的优势。很多年轻人都上小木虫等学术论坛,有时也在论坛看到有人问矿大福利待遇怎么样的帖子,证明外面不少青年学者是关注学校的。我们可以把学校为青年教师创造的生活条件做一下宣传,比如矿大附中即将搬到新校区东门附近,为老校区没有住房的众多青年教师解决了后顾之忧等。当然如果能在青年教师居住比较集中的新校区周边解决幼儿园、小学的问题就更好了。

 

慎思明辨,站在中国高等教育改革前沿

记者:你对于学校综合改革有什么建议?

雷少刚:评价一个大学的指标是多元的,它包括学校综合实力、学科门类、本科专业、教师水平、教师效率、新生质量、毕业生质量等,我们需要认真分析。就像我们的大学排名,不同的排名是参照不同的指标体系的。校友会排名中我校比较靠前,而武书连排名我们就比较靠后,到底哪种指标社会认可度更高,原因是什么,需要去做本质分析。学校在设计综合改革的过程中,同样需要认真思考综合改革的指标,需要弄清大学的本质,透过现象看本质,站得高一点,看得远一点,使综合改革的设计能够超前一些,不然总是差人一两步。

早些年,国内一流大学注重SCI数量,几年之后我们也开始注重SCI数量;现在用ESI指标来考量,要考察引用率等问题。ESI后还会有什么?现在没人讲得清。在我们当前的综合改革中,ESI是一个重要指标,但不应该是唯一指标,这就需要我们具备超前意识,根据大学发展、科学研究的本质进行超前设计,引导我们这样的行业高校取得突破。

目前,许多普通教职工对学校的综合改革还不甚了解,包括对ESI建设目标、具体措施、提升技巧、如何与我们每个人具体工作联系起来等系列问题,希望学校加大宣传,通过校园网、校报、微博、微信、展板橱窗等多种手段,将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从而凝聚共识,汇聚力量,共同实现学校跨越式发展。

 

个人简介:雷少刚,男,1981年出生,四川南部县人,博士,副教授,博士生导师;入选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江苏省333高层次人才培养工程(中青年科学技术带头人)、江苏省青蓝工程优秀青年骨干老师。从事研究方向主要涉及矿区地质环境监测、资源环境遥感、土地复垦。2004年、2009年先后毕业于中国矿业大学,获得土地资源管理专业学士与地图制图学与地理信息工程专业博士学位。2007-2009年赴美国北卡罗莱纳大学联合培养、科研合作。2012年在德国亚琛工业大学开展科研访问交流。主持“973”计划子课题、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特别资助与面上项目、等科研基金;作为学术骨干参与科研部基础研究专项、国家“十二五”科技支撑课题、国家自然科学重点基金等多个重点课题。先后在Science、煤炭学报、中国土地科学、Environmental Earth Sciences等国内外期刊发表学术论文20余篇,其中SCI、EI检索 15篇,出版专著1部。曾获得2011年全国百篇优秀博士论文提名奖、江苏省科技进步二等奖一项、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科技进步二等奖一项、国际环境岩土协会优秀研究奖一项、江苏省优秀博士论文、中国矿业大学优秀博士论文、中国矿业大学优秀共产党员等荣誉。

     附件:   2015689545323672.jpg        附件大小:368B